2021年航空货运市场运力和运价是否可以重回疫情之前?

 

 

航空运价在2021年还将继续在高位徘徊吗?航空货运市场运力何时能够完全恢复?市场运力及运价是否可以重回疫情之前?疫情红利过后,未来市场真正的机会在哪里

 

 

2021年3月31日第四届中国跨境电商物流趋势峰会,AIRBUS空中客车中国高级市场分析师安随先生发表了“全球航空货运观察与趋势分析”的主题演讲。

 

本文为现场演讲文字实录约3500字,阅读时间5分钟。

 

  1  

疫情或将改变运力格局

 

纵观2000年-2019年全球化深入发展的20年,全球航空货运随着全球贸易的增长有明显的上升,但同时也非常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。比如2001年的911事件、2008年的金融危机,以及后面的次贷危机和2019年的全球贸易摩擦,都对全球航空货运业,特别是运量需求,造成了短暂但非常明显的影响。

 

2020年疫情的爆发,对全球航空货运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。由于腹舱运力的不足,使得全球航空货运量在短期内出现了非常明显的缩减。但是从2020下半年开始,在个人防护用品、医疗物资及后续居家办公产品运输需求的带动下,全球航空货运量呈现出V字形复苏的情况。截至2020年12月,全球航空货运量基本已恢复到疫情之前2019年的水平,相对全球航空客运来说,恢复得更快更早。

 

在此期间,全货机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出来。

 

通常情况下,全球航空货运物资一半是由全货机来完成,另一半是由腹舱来完成。随着疫情的到来,边境开始收紧,大量客机停飞,使得腹舱运力明显不足。甚至在疫情爆发最严重的时期,腹舱运力基本消失。所以2020年,全球的腹舱运力比去年同期低了53%,而全货机提供的可营运力比2019年高出20%。但整体来讲,2020全年可营运力比同期低20%以上。

 

一方面是强劲的货运需求,一方面是极度紧缩的运力供给,供需的严重失衡直接推动了全球航空货运运价的抬升。WorldACD通过对全球货代进行调研,得出了以下运价情况:在2020年疫情最严重的4、5月份,全球平均航空运价基本上翻了一倍以上。随着个人防疫物资等短期运输需求逐渐缓解,宽体货机运力逐步恢复,截至2021年1月份,全球平均运价有所回落,但依然比2020年同期高出75%。这个运价将会持续一段时间。

 

针对疫情后航空货运市场的恢复情况,空客与全球宏观经济等市场调研机构做了如下预测:今年到明年上半年仍然是逐步恢复的过程,预计2022年,全球航空运量会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。但这些运量最终是由全货机来完成,还是由腹舱来完成,将取决于各个国家不同地区对于疫情管控的力度及效果。

 

如果疫情得到及时的控制,宽体机特别是跨洲际的宽体机腹舱能力能够及时恢复,那么全球航空货运还会恢复到以前的格局:腹舱和全货机平分秋色。但如果全球各个地区的疫情没能得到及时的控制,或者说控制效果不够理想,跨洲际腹舱能力在短时间内没能恢复到之前的水平,全货机的需求以及重要性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。

  2  

未来市场或将向亚太地区转移

 

全球航空货运是全球贸易的派生性需求,对于中国来讲,航空货运的结构也必然会与中国在全球贸易活动中的结构相关。跨境电商是中国传统外贸进一步的一个延伸,所以中国跨境电商未来的趋势和机会,也必然会与中国外贸未来的趋势和机会相关。

 

对中国来讲,一方面与欧洲、美国保持着传统存量市场非常大的外贸量,这也是我们航空货运及跨境电商目前的基本盘。另一方面,与周边地区国家,亚太地区国家,包括日本、韩国、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等国家,以及一带一路沿线上的土耳其这些国家,同样保持着非常紧密的贸易联系。

 

而且我们观察到一个趋势,东盟与中国的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,2019年超过了美国,成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;2020年超过了欧盟,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。目前中国前五的贸易伙伴分别是东盟、欧盟、美国、日本和韩国,亚太地区国家和联盟占了其中三席。

 

航空货运数据也同样反映出了这样的结构。从空运进口来看,中国前三大空运进口伙伴分别是欧洲、亚太地区、北美;出口地区排名前三的同样是欧洲、北美、亚太。所以说,欧洲和北美同样也是中国航空货运的基本盘。但是我们相信,在未来,亚太地区对于中国的外贸、中国的航空货运、中国的跨境电商,将会越来越重要。

 

据MF/WTO/Mckinsey统计数据来看,2000年-2017年的17年间,全球货运量平均增长了2.8倍,亚太地区主要贸易路线的货运量增长了4倍,排名前25的亚太地区的贸易网络的货运量增长了5.2倍。可见,亚太地区正在形成亚洲内部紧密的贸易联系网络,而且发展速度比全球的平均速度要快得多。

 

具体先从消费品市场来看。麦肯锡之前对亚洲消费能力、包括GDP增长做过预测,显示2000年-2040年整个40年间,随着亚太地区各个国家经济进一步的发展,中产阶级的崛起将成为亚洲未来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。到2040年,亚洲地区的中产阶级将占到全球的54%,GDP将占到全球的52%,消费品市场将占到全球的39%。亚洲地区将成为全球单一地区最大的终端消费品市场。而客户群体的增长、消费产品的升级,会进一步刺激区域内的运输需求,也势必会带动跨境电商以及航空货运的需求。

 

从生产端来看,亚太地区的国家会进一步工业化,进一步紧密供应链的联系。从发展阶段来看,中国及一些新兴的亚太地区国家、包括马来西亚东南亚、印度、巴基斯坦等国家,目前还处在制造业人口爬升的阶段;而韩国、日本、新加坡已处在制造业人口逐渐下降、产业逐渐高端的阶段。不同国家处在不同的阶段,使得亚洲在进一步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,能够非常方便地建立这些国家之间的供应链网络,形成优势互补。

 

所以无论是从消费端,还是从供应链的形成来看,未来亚洲都会有很多很多的机会。

 

再从国家宏观战略层面上来看。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带一路政策,针对亚太地区还有RCEP(区域性全面经济伙伴关系)。RCEP于2020年11月份正式签署,成员国包括东盟十国,中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共计15个国家,完全签署后将包含全球30%的人口GDP以及贸易,是目前最大的区域性自由贸易协定。RCEP包含很多条款,比如减关税、原产地的认定,以及对电子商务、基建的一些刺激性措施,帮助区域内的国家进一步建立商贸联系及供应链网络,也将刺激跨境电商的发展。

 

RCEP一方面与一带一路相互协调、互相促进;另一方面,也是我们外循环非常重要的一个平台。在加入RCEP之后,我们也表达了加入CPTPP的诉求。这两个贸易协定有很多成员国是重叠的,可以进一步帮助中国拓展自己的外贸网络。未来在亚洲,在RCEP的帮助下,会有更多供应链的联系、更开放的市场,以及更多物流的需求。

 

2021年航空货运市场运力和运价是否可以重回疫情之前?插图

 

  3  

电子商务对航空货运的影响

 

跨境电商对航空货运是一个新的增长动能,在疫情推动下,效果更加明显。IATA(国际航空运输协会)在疫情初期预测,疫情期间人们对跨境电商的需求会增加25%-30%。

 

从最终实际数据来看,2020年上半年,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分别增长了24%和28%,基本上与IATA的预测结果相吻合。而且对于电商平台,无论是天猫还是亚马逊,疫情期间购物节销售量基本上实现了翻番甚至更多。

 

就目前来看,全球由电商带来的航空货运量大概占全球航空货运总量的15%,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量,但发展速度比传统贸易货量发展速度更快。

 

从时间上开看,我们预测在未来5年,全球的电子商务量会翻一倍对航空货运来讲,未来5年电商货量将以每年10%的增速持续增长,增速明显快于传统贸易货量。而且由于递达时效的高要求,目前80%的跨境电商货物是通过航空来运输的。

 

从空间上来看,疫情之前的2016、2018年以及最近,有很多头部电商已经开始在亚太地区布局,包括京东、亚马逊。它们亦或是在当地收购公司,亦或是在当地成立独立运营的分公司,互相开放中国与当地的产品和市场,进一步刺激了航空货运在区域内的需求量。

 

2019年,东南亚的电子商务增长19.7%,接近20%的增长速度,可与前几年中国电商增长最快的那段时间的增速相媲美。 

 

2021年航空货运市场运力和运价是否可以重回疫情之前?插图1

 

  4  

全球航空货运市场的“三新”

 

第一个新,是“新的挑战”。由于宏观经济、地缘政治、2020年疫情的冲击,使得全球航空货运出现了很多的不确定性。对于中国来讲,尤其是中美之间,会出现很多的不确定性。

 

同时,我们也看到了“新的趋势”。一方面,中欧、中美仍然是中国电子商务、航空货运的基本盘。另一方面,区域经济化将成为新的全球化形式,进一步紧密中国与周边地区的经贸联系,也为中国的电子商务、跨境电商、跨境物流、航空货运创造了新的机会。

 

所以第三个新,是“新的机会”,即区域性亚太市场。

 

一方面,无论是消费端还是制造端,全球的重心正在向亚太地区转移,当然,这是一个很长时间的过程。同时,国家也有很多战略层面上的支持,包括一带一路、RCEP,都会为这样一台区域发展的大戏搭建一个好台。

 

另一方面,电子商务也已经向亚太地区延伸,包括东南亚、日韩,以及俄罗斯,这些国家未来会有更多的电子商务需求。

 

总体来说,无论是外贸,还是电子商务、航空货运,中国的长航程市场以及中欧、中美市场,依然是基本盘;但在未来,亚太地区市场或将成为一个非常火热的新市场。

跨境必答小程序

发表评论